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治 > 律师说法

卸货过程中意外身亡 谁之过?

2018-10-23 09:28:19

  本报讯(记者 肖朋)某洁具厂的经营者陈某像往常一样,带着司机老周去太仓送货。到客户赵某店里后,陈某和赵某聊起了天。老周便开着厢式货车带了一同随行的亲戚杨某,在赵某父亲的带领下去仓库卸货。

  当天下午四点多,仓库里突然传来一声闷响,附近的人发现老周躺在货车旁痛苦呻吟,而货车顶高高堆砌的货物上,包裹严实的油布刚被掀开一个角。陈某和赵某得知老周从车上摔下来后,赶紧将老周送到医院,医院诊断为“高处坠落致头、颈、胸、腰背部外伤”。经历了三次紧急手术和辗转多次的治疗,命运最终没能眷顾他,老周最终伤重不治身亡。

  老周家属认为,陈某是老周的雇主,对老周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陈某的洁具厂是家庭经营,因此陈某的妻子黄某也应承担责任;老周死亡时是在帮赵某卸货,赵某是帮工行为的受益人,基于公平责任原则也应承担赔偿责任。因此,老周的家属四人作为原告,将洁具厂、陈某的妻子黄某以及客户赵某均起诉至太仓市人民法院,索要各项赔偿共计117万余元。

  庭审中,陈某表示愿意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但认为这次意外是老周本人操作不慎,自身应承担50%的责任;而洁具厂和赵某共同接受了老周提供的劳务或者共同被义务帮工,所以应各负担25%的赔偿责任。赵某则觉得不服,老周是洁具厂的员工,卸货本身是老周的工作,自己只是在洁具厂进了货,怎么反而要承担赔偿责任了?

  太仓市人民法院经一审审理后认为,现有证据能够反映出老周在仓库门口登车卸货的过程中高坠受伤,老周和洁具厂就工作范围并没有书面约定,洁具厂和赵某就卸货的问题也没有书面约定。但是陈某第一时间在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中陈述老周的工作职责为送货开车、装货卸货,并就卸货的流程进行了陈述,应当认为卸货属于老周本身的工作职责范围;现场目击者杨某、赵某父亲的陈述也能够显示,事发时的实际卸货人为杨某和老周,赵某父亲作为客户一方并未参与卸货,也没有另行安排卸货人员;且原告认为事发时老周系从事雇佣行为,又认为被告赵某实际获益,两者之间存在矛盾。故法院认定事发时老周的行为并未超出被告洁具厂的授权范围,应当认定其作为被告洁具厂的雇员从事雇佣活动,其与赵某未形成帮工关系或者新的雇佣关系。

  因此,法院认定洁具厂作为雇主应承担赔偿责任。最终,法院确定由被告洁具厂对原告损失承担80%赔偿责任,老周自负20%责任。而就洁具厂老板娘黄某的赔偿责任,法院认为,侵权纠纷中,经营者的妻子不必然基于夫妻关系而承担共同赔偿责任,且洁具厂登记显示为个人经营,故原告要求黄某承担责任依据不足;就被告赵某的责任,因赵某与受害人之间并未形成帮工关系,也没有证据显示赵某对损害具有过错,与损害后果的发生有法律上的因果联系,故原告要求被告赵某承担赔偿责任依据不足。最终,法院判决被告洁具厂赔偿原告84万余元,并驳回了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后洁具厂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了洁具厂的上诉,维持原判。

合作热线:网站/微信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太仓样样有 版权所有 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热线:12321 工商网络投诉电话:12315
Copyright © 2017 Taicang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苏ICP备10227161号-2
任何媒体、互联网站或商业机构不得利用本网刊载的内容进行商业性的原版原式地转载,不得歪曲和篡改本网所刊载的内容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信用苏州
诚信网站 百 度
辟谣平台
网络110
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
举报中心
全国12318
文化市场
举报热线
互联网
实名认证
事业单位
网站标识
 
返回顶部